他40年前大胆谏言让一锤定音:今年恢复高考

作者:365竞猜 | 2021-02-07 23:32

  每年此时,社会和媒体的注意力都会集中于中国人最重要的考试---高考。而今年恰逢恢复高考制度40周年,与高考有关的人和事更是铺天盖地。然而,有一个人,最应该被关注,最值得被致敬。40年前,在亲自主持召开的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上,他大胆谏言,当场拍板恢复高考。他是谁?说了什么?又是怎样决策的?这位老人叫査全性。40年前,第一个当面向建议恢复高考制度的,就是这位敢于说真话的知识分子。

  査全性,我国著名电化学家,中国科学院化学部院士,武汉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査全性1925年生于江苏南京,195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,1957年至1959年在前苏联电化学创始人A. H.弗罗姆院士指导下从事电极过程研究。主要科研方向包括电极、溶液界面上的吸附、电化学催化、半导体电化学和光电化学、生物电化学等。其编著的《电极过程动力学导论》是我国电化学界影响最广泛的学术著作和研究生教材之一。1987年获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。

  1977年7月,第三次复出,就任中共中央副主席、国务院第一副总理等要职。7月19日,指示教育部准备召开一次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,他对教育部负责人说,到全国各高校和科研院所找一些敢说真话有见解的,不打棍子,不戴帽子,不是行政人员,在自然科学领域有才华的教学人员来京参加座谈会。同时,他还特别强调这些参会人员必须与“”没有任何牵连。

  查全性:到了之后我才知道,这次的会议名叫‘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’,具体负责安排这次座谈会的主持人是方毅。方毅当时担任中国科学院院长,他说是同志让他来组织这个会议的,主要是想听听大家对于科学、教育事业的建议和意见。和我一起参加会议的有吴文俊、邹承鲁、王大珩、周培源、苏步青、童第周、于光远等33名著名科学家以及科学院和教育部的负责人。

  图片说明:人民大会堂江西厅。1977年8月,亲自主持召开科学教育工作会议。对面坐着的就是査全性

  十年的浩劫让人们的心灵饱受摧残,对于知识分子不公正的待遇、一次次的打击也让这些专家学者谨小慎微,心有余悸。人们对未来充满期望,但又不敢存有过于乐观的奢望。会议在谨慎的氛围中小心地进行着。

  查全性:小平同志出乎我们几乎所有人的意外,他是每会必到,从不迟到早退。而且他要是任何一个半天,假如说有其它工作来不了,我们就休会。所以必须在他在场的时候才开会、才发言,他要亲自听我们每个人的讲话,这个给我们的印象是很深的。在会议的很大部分的时间他基本上是听,偶然问一两句关于一些具体事实、或者有一些听不清楚的,他不做一定是指导性的发言、或者是希望大家谈哪一方面,他都不说,他就听大家谈。

  的短短几句插话令查全性为之一震。一向敢说话的查全性抛弃了所有的疑虑,激动地站起来,第一个说出了广大教育工作者心里的话。查全性:我说现在高等学校碰到的很大的困难,就是我们现在招生进来程度非常不整齐,因此教学没办法组织。我记得当时还举例子,这就好像一个工厂里要生产产品,但是不经过原材料的检验。原材料不检验,你能够保证最后产品的完整吗?文化程度低一点的我倒并不怕,就怕高得很高、低得很低这样一个情况。另外,我还提了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。由于没有高考,所以社会上就开始有不正之风,托关系,走后门。中学生当时正搞这个,他也觉得学习不是重要的,所以社会上也就没有一个学习的好的风气。假如说一代青年人这么下去之后,对我们国家的发展那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。査全性说,他当时越说越激动,痛陈了当时招生制度的弊端,包括埋没人才、助长请客送礼、走后门等不正之风、严重影响中小学学生和教师的积极性等等。此时,坐在沙发上的深深地吸了一口烟,探出半个身子,示意他继续往下说。

  查全性:我继续说,大学不是没有合格的人才可以招收,而是现行制度招不到合格的人才。如果我们改进招生制度,每年从600多万高中毕业生和大量的知识青年、青年工人、农民中招收20多万合格的大学生是完全可能的。今年的招生工作还没有开始,就已经有人在请客、送礼,走后门。甚至小学生都知道,如今上大学不需要学文化,只要有个好爸爸。我建议入学招生名额不要下放到基层,改成由省、市、自治区掌握。按照高中文化程度统一考试,并要严防泄露试题。另外,要真正做到广大青年有机会报考和自愿选择专业。应届高中毕业生、社会青年,没有上过高中但实际达到高中文化水平的人都可以报考。

  图片说明:1977年8月8日,、方毅与出席科教工作座谈会的科学和教育工作者合影

  查全性的一席话举座惊讶。因为就在这次座谈会召开前夕,当年的全国高等学校招生会已经开过,招生办法依然沿用“自愿报名,群众推荐,领导批准,学校复审”十六字方针。就是因为这十六字方针,把很多有真才实学的人挡在了大学校门外。而当年有关招生的文件也在座谈会开始的当天送到手中。也就是说,1977年按照十六字方针老办法招生几乎已成定局。

  查全性:小平听了还挺高兴的,我的印象。有人跟我说,这个不是我自己听见的,我现在不愿意证实这个问题,有人跟我说小平同志说了一句,说他讲得好。但是当时小平同志对于当年是不是就可以恢复高考,不是太有把握,所以他还问了一下坐在他身边的当时的教育部长刘西尧,说今年恢复高考恐怕来不及了吧?我记得大致原话,刘西尧同志说还来得及。我赶紧插话说,还来得及,今年的招生宁可晚两个月,要不然又会误招20多万不合格的学生,浪费可就大了。

  随后,问了一下当时的教育部长刘西尧,今年的高考招生改革,还来不来得及?刘西尧说,还来得及。略一沉吟,一锤定音:“既然大家要求,那就改过来,今年就恢复高考!”

  查全性:在这个情况之下,小平同志马上拍板说好,现在,那么今年就恢复高考。这句话我记得非常清楚。所以从这件事情也可以看到小平同志,倒也不是预先带了一个框框要在这个会议上要恢复高考,他的确是听了大家的意见,听了大家的意见以后,然后根据这个情况马上做一个果断,而且是效果非常重大的这么一个决定,就是当年恢复高考。

  这是查全性一生中唯一的一次与面对面的交流,在他生命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。当年,查全性的大儿子、女儿参加冬季高考,一个考上了武大物理系,一个考上了武大化学系。

  如今,当年参加高考的学生,许多已成为社会的栋梁,查全性教授也被冠以“建言恢复高考第一人”的称号。查老总说,当时提出这一议题,并不是因为自己特别有创见,只是有机会说几句真话。而敢于说,主要是觉得说了可能会解决问题。

  1977到2017,恢复高考已经40年。今天,我们在纪念恢复高考40年的同时,更应该致敬这位92岁的老人。当年,他只是讲了一句真话,而这句真话却改变了无数人的人生,扶正了教育的发展方向,铸就了国家的未来和希望。

  多年前曾经采访过査老。本文的大部分内容皆来自于那次的交流。这个选题在策划时,本想补充些采访内容,拨通了査老家里的电话,家人说老人身体不好,正在住院。放下电话,心里默默为老人家祈祷祝福:平安、健康。

  每年此时,社会和媒体的注意力都会集中于中国人最重要的考试---高考。而今年恰逢恢复高考制度40周年,与高考有关的人和事更是铺天盖地。然而,有一个人,最应该被关注,最值得被致敬。40年前,在亲自主持召开的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上,他大胆谏言,当场拍板恢复高考。他是谁?说了什么?又是怎样决策的?

  这位老人叫査全性。40年前,第一个当面向建议恢复高考制度的,就是这位敢于说真话的知识分子。

  査全性,我国著名电化学家,中国科学院化学部院士,武汉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査全性1925年生于江苏南京,195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,1957年至1959年在前苏联电化学创始人A. H.弗罗姆院士指导下从事电极过程研究。主要科研方向包括电极、溶液界面上的吸附、电化学催化、半导体电化学和光电化学、生物电化学等。其编著的《电极过程动力学导论》是我国电化学界影响最广泛的学术著作和研究生教材之一。1987年获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。

  1977年7月,第三次复出,就任中共中央副主席、国务院第一副总理等要职。7月19日,指示教育部准备召开一次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,他对教育部负责人说,到全国各高校和科研院所找一些敢说真话有见解的,不打棍子,不戴帽子,不是行政人员,在自然科学领域有才华的教学人员来京参加座谈会。同时,他还特别强调这些参会人员必须与“”没有任何牵连。

  查全性:到了之后我才知道,这次的会议名叫‘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’,具体负责安排这次座谈会的主持人是方毅。方毅当时担任中国科学院院长,他说是同志让他来组织这个会议的,主要是想听听大家对于科学、教育事业的建议和意见。和我一起参加会议的有吴文俊、邹承鲁、王大珩、周培源、苏步青、童第周、于光远等33名著名科学家以及科学院和教育部的负责人。

  图片说明:人民大会堂江西厅。1977年8月,亲自主持召开科学教育工作会议。对面坐着的就是査全性

  十年的浩劫让人们的心灵饱受摧残,对于知识分子不公正的待遇、一次次的打击也让这些专家学者谨小慎微,心有余悸。人们对未来充满期望,但又不敢存有过于乐观的奢望。会议在谨慎的氛围中小心地进行着。

  查全性:小平同志出乎我们几乎所有人的意外,他是每会必到,从不迟到早退。而且他要是任何一个半天,假如说有其它工作来不了,我们就休会。所以必须在他在场的时候才开会、才发言,他要亲自听我们每个人的讲话,这个给我们的印象是很深的。在会议的很大部分的时间他基本上是听,偶然问一两句关于一些具体事实、或者有一些听不清楚的,他不做一定是指导性的发言、或者是希望大家谈哪一方面,他都不说,他就听大家谈。

  的短短几句插话令查全性为之一震。一向敢说话的查全性抛弃了所有的疑虑,激动地站起来,第一个说出了广大教育工作者心里的话。查全性:我说现在高等学校碰到的很大的困难,就是我们现在招生进来程度非常不整齐,因此教学没办法组织。我记得当时还举例子,这就好像一个工厂里要生产产品,但是不经过原材料的检验。原材料不检验,你能够保证最后产品的完整吗?文化程度低一点的我倒并不怕,就怕高得很高、低得很低这样一个情况。另外,我还提了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。由于没有高考,所以社会上就开始有不正之风,托关系,走后门。中学生当时正搞这个,他也觉得学习不是重要的,所以社会上也就没有一个学习的好的风气。假如说一代青年人这么下去之后,对我们国家的发展那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。査全性说,他当时越说越激动,痛陈了当时招生制度的弊端,包括埋没人才、助长请客送礼、走后门等不正之风、严重影响中小学学生和教师的积极性等等。此时,坐在沙发上的深深地吸了一口烟,探出半个身子,示意他继续往下说。

  查全性:我继续说,大学不是没有合格的人才可以招收,而是现行制度招不到合格的人才。如果我们改进招生制度,每年从600多万高中毕业生和大量的知识青年、青年工人、农民中招收20多万合格的大学生是完全可能的。今年的招生工作还没有开始,就已经有人在请客、送礼,走后门。甚至小学生都知道,如今上大学不需要学文化,只要有个好爸爸。我建议入学招生名额不要下放到基层,改成由省、市、自治区掌握。按照高中文化程度统一考试,并要严防泄露试题。另外,要真正做到广大青年有机会报考和自愿选择专业。应届高中毕业生、社会青年,没有上过高中但实际达到高中文化水平的人都可以报考。

  图片说明:1977年8月8日,、方毅与出席科教工作座谈会的科学和教育工作者合影

  查全性的一席话举座惊讶。因为就在这次座谈会召开前夕,当年的全国高等学校招生会已经开过,招生办法依然沿用“自愿报名,群众推荐,领导批准,学校复审”十六字方针。就是因为这十六字方针,把很多有真才实学的人挡在了大学校门外。而当年有关招生的文件也在座谈会开始的当天送到手中。也就是说,1977年按照十六字方针老办法招生几乎已成定局。

  查全性:小平听了还挺高兴的,我的印象。有人跟我说,这个不是我自己听见的,我现在不愿意证实这个问题,有人跟我说小平同志说了一句,说他讲得好。但是当时小平同志对于当年是不是就可以恢复高考,不是太有把握,所以他还问了一下坐在他身边的当时的教育部长刘西尧,说今年恢复高考恐怕来不及了吧?我记得大致原话,刘西尧同志说还来得及。我赶紧插话说,还来得及,今年的招生宁可晚两个月,要不然又会误招20多万不合格的学生,浪费可就大了。

  随后,问了一下当时的教育部长刘西尧,今年的高考招生改革,还来不来得及?刘西尧说,还来得及。略一沉吟,一锤定音:“既然大家要求,那就改过来,今年就恢复高考!”

  查全性:在这个情况之下,小平同志马上拍板说好,现在,那么今年就恢复高考。这句话我记得非常清楚。所以从这件事情也可以看到小平同志,倒也不是预先带了一个框框要在这个会议上要恢复高考,他的确是听了大家的意见,听了大家的意见以后,然后根据这个情况马上做一个果断,而且是效果非常重大的这么一个决定,就是当年恢复高考。

  这是查全性一生中唯一的一次与面对面的交流,在他生命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。当年,查全性的大儿子、女儿参加冬季高考,一个考上了武大物理系,一个考上了武大化学系。

  如今,当年参加高考的学生,许多已成为社会的栋梁,查全性教授也被冠以“建言恢复高考第一人”的称号。查老总说,当时提出这一议题,并不是因为自己特别有创见,只是有机会说几句真话。而敢于说,主要是觉得说了可能会解决问题。

  1977到2017,恢复高考已经40年。今天,我们在纪念恢复高考40年的同时,更应该致敬这位92岁的老人。当年,他只是讲了一句真话,而这句真话却改变了无数人的人生,扶正了教育的发展方向,铸就了国家的未来和希望。

  多年前曾经采访过査老。本文的大部分内容皆来自于那次的交流。这个选题在策划时,本想补充些采访内容,拨通了査老家里的电话,家人说老人身体不好,正在住院。放下电话,心里默默为老人家祈祷祝福:平安、健康。


365竞猜